wenstleeeee

🍞小名面包别名园艺又名烤翅苦瓜🌳

=白灼/顾北冥,门牌系2844180872渴望扩列
-安迷修过激妈粉
-近期in凹凸//mlp//小英雄
-凹凸 :雷安||凯柠||瑞金||卡艾比
-mlp :虹林檎不拆
-小英雄 :胜出||轰百||上耳
天雷安艾/胜茶/出茶/爆右
✖️别拆我西皮 别诋毁我墙头

【20:00】

接龙最菜选手登场.jpg

其实我脑里本来还挺浪漫的,被大赛bug(怎么又是bug)不小心绑在一起最后无奈之下找了个山岗休息结果看见满天的萤火虫在身边飞舞结果被迫一起赏月(哪浪漫??

奈何我画不出来(叹气 原本有个条漫的 我过几天补回来8,学习压迫了我的画画力😿

The first time  I ever saw you♪

I fell in love♪

So I‘m loving you♪~



————————————

嘘。

成年了成年了成年了 合法开车 还麻烦不要刷三年徒刑最高无期这个梗

⚠️是描改,原图出自吊带袜天使

此时离卡米尔被叫醒并发现自己长出了猫耳朵猫尾巴还有1秒


pps指绘好难我放弃了 

是最近摸的卡艾酱(*¯︶¯*)


后两p是之前不小心删了的草稿(……

花火大会

-主cp凯柠 副cp瑞金 


-学pa


-可以配合打上花火食用


-不雷的话请继续️

_


窗外的蝉鸣声从没停下过,配合老师孜孜不倦的讲课声,烦人程度更胜一筹。凯莉转起笔,嘴巴撅得比天高,目光呆滞地望向黑板——上面不知什么时候写满的密密麻麻的字。总是有那么几节课无聊的很,尤在干燥的夏日午后最是烦人,人之常情嘛。凯莉拿出根棒棒糖撕开糖纸丢进嘴里。


课室安静的过分了,看起来全班都和凯莉想的差不多,整个班气氛昏昏沉沉的,只有老师情绪高昂的讲课声;现在还掺杂进了糖纸撕开的声音。


“凯莉凯莉!晚上听说有庙会唉,好像还有烟花看!你要不要一起去玩?”金突然戳戳凯莉后背,压低声音问她。


“哦?”凯莉吃着棒棒糖,眉毛抬了抬,来了兴趣:“本小姐正无聊呢。还有谁也一起去?”


金掰起手指:“格瑞、我、安莉洁、紫堂………大概就我们几个了!”


“丑女也去啊?那算了。”凯莉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唉?不要这么说安莉洁啦……不过你真的不去吗?”金语气有了明显的失落,凯莉觉得就算背对着他都能想象出对方耸下的脑袋。


其实她们的关系也并非那么差——甚至一定程度上来说还挺好。只不过和金当了这么久的好友突然中间插进来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她还是对此存着些芥蒂的。


凯莉叹口气,随意卷起一本书敲敲金的头:“认真听课吧。庙会的话,本小姐没事会去的。”


“好耶!”金差点兴奋地跳起来。老师终于停下了她滔滔不绝的授课,转过身来盯着金。


“哈、哈哈………”金摸了摸头,一脸尴尬地捂住嘴。


凯莉确定她看到格瑞笑了出来(虽然只有一瞬间)。


啧,幼驯染,幼驯染。看不透。她好像意识到什么,拿出了手机。


-


KaiLiiii:在?


G:?


-


哟,难得啊,上课还秒回消息。凯莉继续对着手机敲敲敲。


-


KaiLiii:金不是说晚上要去看烟花?需要我帮你们营造个二人空间吗,哈哈。


KaiLiii:抓紧机会,记得感谢我。


G:......


G:谢谢。


-


格瑞回完她就没再说话,继续认真听课,扮演一个好学生。倒还真不是她多管闲事见到男的就想凑一对,凯莉又想,只是格瑞的那点心思,就算藏的再隐秘,也早被众人所周知。


只不过这众人里从不包括金。


凯莉继续吃棒棒糖。老师又开始讲课了,可她的思绪已经神游天外。


今天的棒棒糖是柠檬味的,酸酸的带着点甜味,意外的味道还不错。柠檬——小柠檬——安莉洁——凯莉莫名其妙想到了她。这不行,这很不行。不过班上的人都叫她小柠檬……?所以她想到安莉洁也不奇怪。蠢死了的一个名字,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笑嘻嘻的接受的。凯莉想着,笑了出来。


她瞥了眼安莉洁。女孩还在认真听课,跟着老师的授课做着笔记。绿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眼睫毛也跟着一颤一颤。睫毛很长啊,凯莉想。还不算丑嘛。


下午的课总是冗长而困乏,无聊透顶。这节课怎么还没结束?凯莉第五次看向手表——这节课才过了十分钟。安莉洁是怎么做到认真听每一节课的?真是不可想象。她在草稿本上涂涂画画,半晌才意识到自己写满了整张纸的“安莉洁”。肯定是太无聊导致的,冰女坐在她旁边影响到了她心智。一定是这样子。她这么想,烦闷的撕下那一页卷成一团丢进桌旁的垃圾袋。


“凯莉?”安莉洁放下笔看向她,“你今天怎么了,有点不对劲。”


“没怎么,听你的课去。”凯莉心情不知道为什么烦躁起来。可能是因为柠檬味的棒棒糖太酸、可能是草稿纸上写满的“安莉洁”,也可能是现在安莉洁突如其来的关心。


——总之都是因为安莉洁,她下了结论,便决定不再理她。



-



她望向窗外:去看烟火当然要穿好衣服才有气氛,穿什么呢?家里好像有几套浴衣,回去挑挑吧。那么怎么支开紫堂幻和安莉洁呢?


凯莉拿起笔开始做她的计划。有了事做时间的流速便开始莫名其妙地变快,没多久下课铃打响,而棒棒糖也正好吃完了,柠檬的酸甜仍然停留在口中刺激味觉,久久不散。


金从后面挪过来:“凯莉,安莉洁,我刚刚和格瑞说好啦,七点钟就去广场集合可以吗?”


嚯,怪不得刚刚难得私聊秒回,原来正好在和金聊天啊。她笑笑:“这么早啊-!可是本小姐还要换衣服还要准备耶。”


“我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啦。”安莉洁的声音从身侧响起,凯莉故意啧了一声,象征性地表示一下自己对安莉洁老和她唱反调的不满。


“哎——好吧,那就七点半吧。我去跟紫堂说啦!”金倒是不太介意时间的样子,说完又跑去找紫堂幻。


“真是忙啊——”凯莉感叹一句,转头对安莉洁笑笑:“你怎么又拆我台——!女孩子出门当然要花时间准备啦。你都不用留点时间换衣服化妆的啊。”


安莉洁不解:“……?好吧。我本来只是打算穿校服的。不过我不久前才搬去新租的房间,衣服什么的还没来得及拿过去耶。”


凯莉伸出一根手指晃晃:“这可不行。花火大会这种场合听起来就很浪漫嘛,就穿着校服去多破坏氛围啊。”


“喔……好吧。好麻烦哦。”安莉洁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算了!毕竟你等会也要和我一起逛,只穿校服可不行,我会很没面子的。”凯莉又想了想:“要不你放学顺便去我家吧,反正也不远,我帮你打扮打扮。”


“喔,好啊。那一起回去吧。”安莉洁没多想就答应了,并且在放学的时候付诸实行,静静收拾好书包跟在凯莉身后。


凯莉家没多远,走几分钟就到了。由于父母常年不在家,这栋大房子就只剩她一个人住着,没有一分一毫的温馨可言。凯莉面无表情地打开房门,领着安莉洁进了衣帽间。


“选选?”她拉出一排衣架,摆着各式各样的和服。


-


安莉洁看了一会,最后穿了套天蓝色的和服。她和凯莉身材差不多,所以衣服倒也挺贴身。凯莉顺便把她的头发高高盘起,插上了支缀满花的发簪。做完全部她拍拍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不自禁勾起嘴角,语气里满是得意:“还不错嘛。本小姐真是太厉害啦。”


安莉洁笑笑,给她鼓了鼓掌,然后又一次抬起袖子看了看自己这身衣服。凯莉穿了一身粉色,正好与她这天蓝相配——她们头上簪的花也是同一款的。虽然这大概是因为都是凯莉自己的衣服所以款式都差不多,但她还是因为这微妙的小发现不自觉翘起了嘴角。


凯莉对她莫名其妙的笑了感到一丝奇怪,但一会就反应了过来,甚至觉得自己这是和她穿了情侣款。但她没说出来,安莉洁也没说,除了两人微红的耳尖,好像一切又都没什么异样。


心中早已埋下的一颗种子悄悄发了芽——是什么呢?凯莉刻意不去想。


-


她们在约定的地点和金他们汇合了。紫堂幻没能来,好像说是临时有事,金为此还难过了一会。而同行不久凯莉又随便找了个理由和安莉洁一起走开了——临走前她还朝格瑞使了使眼色,但对方表情一如寻常,也不知道到底懂了她的意思没有。


花火大会可是表白名场景!天时地利人和,格瑞要是再不坦白,恐怕是真得单一辈子了。凯莉买了盒章鱼烧,愤愤的叉进去戳出一粒丸子,转头对着安莉洁吐槽。


安莉洁点点头,接过卖糖师傅递来的苹果糖,眼神仍然像平时一样懵懵懂懂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但说出来的话却很笃定:


神明早就告诉了我,格瑞会成功的,毕竟他们本就天生一对。


听啊,神明,神明,又是神明。凯莉趁安莉洁转过头去时在人身后不雅地翻了个白眼,借此表达自己的不爽。她又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安莉洁是怎样气死她的:女孩盯着她的眼睛出神,正当凯莉想打趣她的时候人就冷不丁来了一句你的内心深处充满黑暗——于是暴走边缘的凯莉在开学第一天就和安莉洁用言语互相挑衅了一天。


黑暗你个大头鬼咧!凯莉想到这个便气不打一处来,颇用力地叉起颗章鱼烧丢进嘴里。虽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但初见时安莉洁的发言却仍然像道刺一样梗在凯莉心里,久久不散。


那边安莉洁又买了一盒关东煮,递来一根试图喂给凯莉。像是看穿了女孩在想什么似的,她又一遍看向凯莉眼睛,然后笑出来:“已经不黑暗了啊。”


算道歉吧?凯莉吃下安莉洁递过来的一支蟹籽鱼丸,突然感到一丝释然。


两个女生在庙会场地间穿梭,手上的食物换了一种又一种。她们还拿着纸网去捕了金鱼,最后双双提着一袋战利品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人群忽然吵嚷起来,凯莉仔细去听,才发觉烟火大会快要开始了。她们于是又马不停蹄地跑去会场,溜到人群中间,抬头望向天空,数着秒等待烟花的绽放。


“五,四......”安莉洁饶有兴致地跟着人群倒数,抬头看向漆黑一片的天空,眼睫毛一颤一颤。


她们身旁有很多对情侣,趁着气氛正好相拥在一起欣赏满天繁星。凯莉盯着安莉洁好一会儿,突然来了兴致,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握住了她的一根手指,动作小心翼翼,仿佛握住的是一根羽毛一般。


这一举动把凯莉自己都吓到了。一定是受身旁那些情侣的影响吧?对,一定是。她内心暗自腹诽,趁着安莉洁还没发现赶紧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跟着人群一起等着看烟花绽放。


“……二,”安莉洁还在倒数,却同时把手伸了过来,五指插进凯莉指缝里,反手与她十指相扣。凯莉这下再也镇定不了了,差点从地上弹起来,看看安莉洁的侧脸再看看她们紧紧相握的手,不知觉从脸红到耳根。


一切只在不言中。


随着倒数声的落下,第一颗礼花旋转着升上天空,而后停了几秒又炸开,绚烂的亮光霎时照亮半边天。随后更多的烟花也被发射上天空,人群欢呼起来,开始最后的狂欢。


两个女孩的手仍然紧紧相握,谁也没有开口,生怕这份宁静在转瞬间破碎。凯莉静静地盯着夜空发呆,从她和安莉洁火药味的初遇想到后来两人的针锋相对,又从她们的关系见好想到如今的各藏心事——


还在想什么呢,她们间藏着的这些小心思,现在不是已经很明白了吗?


于是她先开了口,用只有她们两个听得见的音量:“在一起?”


凯莉仍然盯着天空,甚至没有转头看向安莉洁,但红透的耳根出卖了她,把女孩此时的心情昭示于众。


安莉洁偷偷看向凯莉,看着对方窘迫不已的样子突然笑出来,握着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好。”


Fin.


——————


情人节快乐!

是dc 官图在p2 不论怎么看还是觉得好像男友外套啊……

“面瘫矮子,再见啦……。”
“……………再见,晚安。”
-姿势有参考!!!!!!!!